柳残阳 - 霜月刀 - 第十八章 - 仁德收心 - 修正无错版

标签: 霜月刀 仁德收心 展若尘 徐小霞 李玉文
  展若尘目光冷澈,声调也如同目光一样的清寒:"我会听着,徐小霞,但我并不存太大的奢望."徐小霞意外的道:"为什么?"

  吁了口气,展若尘道:"这是一个极大的,极复杂的阴谋,对方也是一个组织严密,行事老辣的集团,你只是他们的一件工具,一件小小的工具,恐怕他们不会让你知道很多,正如那钟贵才所言,你们仅是一段一段被截开来的死巷子,看见的,听到的就是这么一点,再往深去,早被隔绝堵塞了……"沉思着,徐小霞呐呐的道:"你说得很中肯……展大哥,现在想想可不正是如此!"

  展若尘道:"那些人显然极为小心,他们采取纵的控制,避免横的连贯,节节相叠,却是一根线吊下来,线断了,或沾得到头,便只这么一条路,牵扯不上其他的关系,也就影响不了他们整个大局,徐小霞.据我判断,你不会是他们圈子内的心,或是外围的外围,也可能仅是一种毫无渊源的雇用性质吧?"徐小霞坦率的道:"是的,他们雇用我来干这件事,以前我和他们并无来往——甚至素不相识……"

  展若尘道:"你说吧,或许你所知道的对我毫无俾益,也或许能够令我发现出一件什么端倪皆未可定,多知道一点,总是好的……"

  轻轻润湿着嘴唇,徐小霞似是以这个微小的动作来整理她发言的程序,她的声音低细又徐缓:"在昨天,'李老斧头'李玉文派了他手下一个名叫葛回的汉子来找我,说要托请我干一桩买卖,我本是吃这一行饭的,当然就跟着葛回去见了李玉文,到达李玉文那里的时候,'皱皮狼'卓晖已经在了,李玉文开门见山说明了买卖的内容,接着摆出了价钱——"

  展若尘道:"两千两银子,可是?"

  徐小霞有些难为情的道:"你大概听我向钟贵才他们说了?"

  展若尘道:"我觉得我这条命未免稍贱了点……"

  叹喟一声,徐小霞道:"不是你的命贱,展大哥,是我的价钱太低,平时干一桩买卖,好一点的是约莫千把两银子,三五百两的情形更多,两千两对我而言,已经是破格的代价了……"

  摇摇头,展若尘道:"据我所知,万两银子以下的价钱便不啻一种藐视,两千两还不够耗口沫的补偿."

  徐小霞红着脸道:"你说得不错,展大哥,但那是你们那个阶层的价钱,你们都是这一行中爷子辈的人物,霸字号的高手,行事卖力当然代价不同,我却只是个人流不久的小角色,资历名望和你们比较差得甚远、报酬上岂能和你们相提并论?能有这个价钱,我已十分满足了……"

  展若尘道:"后来呢?"

  徐小霞接着道:"这一行的行规,展大哥也明白,我只要跟着来人前去,便等于答应了这桩生意,当事的主儿说明内情之后,除非特殊原因,便极少有退出的余地,否则容易予人误会,往往遭致各般意外;在我晓得待要狙杀的对象竟是大名鼎鼎的'屠手'展若尘以后,不禁颇觉愕然,力有不殆的感觉却更大,可能我的反应早在他们预料之中,李玉文马上劝我不必担心,并且把他们商妥的计划说了出来;我虽然仍觉不算尽妥.但一则势成骑虎,欲罢不能,再则,加上先付的报酬也着实引诱了我,就这样与卓晖搭档着展开今天早晨的那一幕把戏……"轻揉着双手,展若尘道:"我不得不说,很逼真,连我都看走了眼."

  徐小霞犹有余悸的道:"老实说,展大哥,我只听人提过你很行,却未料到你的本事竟然如此精湛深厚,又如此狠酷凌厉,几乎才一动手,我与卓晖就都栽了跟头,而那犹是在你不备中的结果,设若你早有防范,只怕我们连边也沾不上就被摆平了."

  展若尘没有虚套,直率的道:"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找几个功夫硬扎的角色来?徐小霞,你和那姓卓的两人,手底下并不见高明,只让你们来对付我,那些人也真敢冒这个险!"

  徐小霞苦笑道:"理由很简单,他们如若找人同你硬拼,没有绝对制胜的把握,还得担着损兵折将的风险,雇用我及卓晖,乃是我们两人正巧适合进行这条计谋,而且成功的希望要比正面厮杀来的大,他们所付的代价只有几千两银子,权衡轻重得失,自然以雇用我们较为上算……"

  展若尘问道:"卓晖在失手之后,一心寻死,莫非就为了他对那李玉文的承诺?"

  徐小霞阴郁的道:"这只是原因之一,最主要的是他明白一旦失手,便不曾泄寄吐实,李玉文他们也一样饶他不过;此外卓晖近况极为困窘,穷途潦倒、难以维生.他家里还有一大家口人靠他抚养,如果他未能成事,非但性命难以保,报酬也将落空,他需要这笔钱用,不如拼上一死,至少家里尚能得到些许的抚恤补偿……"

  表情恻然,展若尘沉重的道:"人的命竟就这么不值,便是死,也该有个道理,有个目的,这却又算什么?"

  徐小霞心酸的道:"江湖圈子里打滚的人便总是如此愁惨可悲,人老了,体衰了,就像沙粒一样经过时光与环境的筛子漏下去,再也攀附不得里,依恋不得……卓晖干这一行是太苦大难了,他一直是在豁着老命挣扎,他希望能使一家人活下去,否则,他也宁愿舍了自己叫家人活下去,这一次,他就这么做了……"

  展若尘沉沉的道:"姓卓的选错了行当——他不该把谋人性命的营生做为养家活口的依恃,他早该知道这会遭难的,争的只是个迟早罢了……"

  惊愕的睁大了眼,徐小霞意外的道:"展大哥,我不明白你怎会这样?"

  展若尘凉凉的一笑:"你以为我也和你们相似,双手染血,杀人如草,全为了名同利?不,你错了,我为的是平舒心中的一口气,明辨'义理'两个字,事外的代价,只是偶而的点缀,并非我行事的原因或根本.但无论怎么说,双手染血,杀孽在身乃是事实,我不愿诅咒自己,诅咒这一行的同源,然而,我们的行为却是有干天和的,早晚免不了报应临头的二天;或重或轻,或大或小,端看方才之间那抹心念的动处了."

  徐小霞不由寒凛的道:"你说的我好害怕……"

  展若尘道:"打踏入这谋人性命一行的开始,徐小霞,你就该明白这个道理才对."

  干干的咽着唾沫,徐小霞喃喃的道:"也曾想过,却无此时感受之深刻及悸怖……"

  展若尘道:"因为你未曾亲身体验过此时这般生死交关的煎熬."

  抖了抖,徐不霞若有所悟,沙哑的道:"是的……我想是如此……"

  展若尘静静的道:"让我们再把话题转回来——徐小霞,那李玉文是个干什么的?"

  徐小霞忙道:"李玉文又称'李老斧头',大概六十上下年纪,是黑道中的人物,在'北通道'及'伏平岗'一带很有点潜力,名声也颇为不小,他们背后叫他'李老斧头',当面都尊称他一声'玉老'……"

  皱皱眉头,展若尘又道:"他曾否告诉你们,为了什么缘故要狙杀我?"

  徐小霞道:"他说了,他说你前几天谋害了他的一位挚交好友,他这样做是要为他的那位好友报仇——"

  展著尘的意念微动,低沉的道:"他说过他的那个挚交好友是谁么?"

  徐小霞道:"没有说."

  冷冷一笑,展若尘道:"除了这李玉文直接委托你们办此事外,他可有提及其他任何方面的关系?"

  沉思了一会,徐小霞道:"没有,他甚至不让我们接触到除他之外的第二个人."

  展若尘道:"那么,他是否告诉你们,他是用什么法子探知我的行踪的?"

  摇摇头,徐小霞有些歉意:"一字未提,他只告诉我们在什么地方,什么时辰,便一定可以和你相遇……"

  展若尘道:"我没有猜错,徐小霞,你是知道的不多."

  徐小霞不安的道:"展大哥,这是我所能向你托出的一切,我很惭愧无法再提供你一些什么,希望我方才说的对你多少有点帮助——我想,事情不会像表面上的这样简单……"

  展著尘忧虑的道:"这是一个牵扯很广的阴谋计划,是一桩正在酝酿中的恶毒行动,我不敢说判断的很明确,但至少我已有了大概的轮廓……"

  知趣的,徐小霞没有再往深处问,她沉默着.

  一个凶险的,巨大的漩涡已在形成,一场狂虐的,涌荡的风暴即将出现,漩涡中卷回的是同门手足,风暴里翻腾的是伙伴亲友,而他,展若尘,眼看着也不能幸免于这遭浩劫之外!

  展若尘怔怔凝视着天边一角——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什么把人与人之间应具的道义,良久的情感,那一份原该温馨而挚真的亲善,完全抹煞于血肉横飞的争斗里?这是个人的世界啊,苍天.

  徐小霞的声音像自极遥远的地方飘了过来,虚虚渺渺的,怯怯生生的:"展大哥……展大哥……"

  仿佛从一场迷茫的幽梦中觉醒,展若尘感到一种怅怅的失落,一种炔快的倦怠,他苦涩的笑了笑,懒散又沉闷的发出了一个单音:"嗯?"

  徐小霞关切的道:"你,你没有什么吧?"

  展若尘怔怔的道:"我有哪里不妥么?"

  徐小霞轻声道:"你的脸色很难看,透着青,两眼却蒙陇得似一层雾,展大哥,我知道你在寻思一个苦恼的问题,一件烦心的又不可解的事……"

  望着对方,展若尘低沉的道:"你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因此,你越发不该再在这个龌龊又残暴的圈子里混下去,徐小霞,做点别的适合你做的事,你将会发觉比原来的环境里打滚更有出息,更充满了喜悦及生机……"

  徐小霞感动的道:"我会照你的话去做,展大哥,只要我还有这样的机会."

  展若尘庄重的道:"你会有机会的,徐小霞,等他们察觉事败,你已经逃到足够他们倾终生之力也找不到的远处了,但你一定要走得快,走得远,不可再有留恋,再有迟疑……"

  点点头,徐小霞道:"我明白,展大哥,事情已到了这步田地,我还有什么可留恋或迟疑的……"

  展若尘叹息着道:"江湖道真是个陷人坑,唉……"

  徐小霞有些依依的道:"你呢?展大哥,你莫非在这'陷人坑'里尚有什么舍不下,抛不开的事?"

  低喟一声,展若尘道:"我还有未尽的责任,未了的心愿……"

  徐小霞道:"退出这个泥沼,就一身轻快,无牵无挂了."

  展若尘的目光幽遂而深暗,他苍凉的道:"事实并非如你所说的这么简单,徐小霞,责任是一付无形的枷锁,它不但枷桔着身心,也禁铜着灵魂,抛舍了应尽责任,便等于混淆了人的良知、品格,等于抹消了生命的意义……而心愿更是发自五内,蕴于神魂之中的一种祈求,未曾了结,这一辈子便终会感到有所缺憾了……"

  徐小霞微觉茫然的道:"我也不太懂你的话,展大哥……"

  原也没有祈望她懂;展若尘的笑里泛着一抹惨白:"你只记得一桩就行了——我们各有各的环境,各有各的际遇,你能遵循的道路,却不一定也是我能遵循的,你可以寻求的未来,也不一定会适合我,这样说,你大概就明白了……"

  徐小霞犹豫了一会,终于羞涩的道:"展大哥……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吗?我,我欠你的是太多,太多了……"

  展若尘道:"人与人之间的遇合也是一种缘份,或许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但谁又敢于肯定?至于你欠我的,其实你什么也不欠,我给予你的,又何曾想到索回什么?"

  眼眶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徐小霞的声音又噎塞了:"展大哥……你是我今生仅见的一位仁德君子,豪义武士,你是如此恩怨分明,善恶公断,你用你的刀来行王道,而我承你赐赏的大多,我不知要如何才能报答于你,我……我只有用两句最俚俗的话来表达我想说的心意干万一;展大哥,今后有生之年,皆感德之时……"

  展若尘低缓的道:"罢了,徐小霞,在你去之前,你的伤碍事么?"

  徐小霞抹着泪道:"不要紧,我还撑得住……"

  展若尘温和的道:"早点找郎中诊治,把碎裂的腕骨接好,别延宕,拖久了伤处就会肿大溃烂的……"

  徐小霞咽着声道:"我会谨慎——展大哥,抱歉,我也使你挂了彩……"

  故意耸耸肩,展若尘道:"皮肉之痛,牵扯极微,倒是你那纤纤十指,想不到竟坚锐如刀,我这么老厚的肌肤,也经不起你这一戳呢."

  脸红了,徐小霞羞惭的道:"展大哥,你再要这样说,可真叫我无地自容了……"

  展若尘想了想,又道:"你身上带的钱,足够你这一路上使用么?我是说在你下次的收入之前,你得花销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徐小霞忍不住又掉下了眼泪,她连连点头:"够了……足够了……"

  展若尘微笑道:"那么,你去吧.一路顺风."

  徐小霞突然跪到地上,泪如泉涌:"展大哥……请多珍重……"

  往旁一让,"展若尘道:"不要这样,徐小霞,你心中的感受,我能体悟,这已令我觉得安慰,何苦定要在形式上表达?"

  于是,徐小霞站起身来,再次裣衽,依依而去,步履跄踉间,几乎是一步一回首……展若尘仰天无语,气字萧索而冷木,他没有再与徐小霞的视线相触.

  自古以来,仁德最能收心,这不仅是公论与定律,更是事实,任是最锋利的刀剑,几曾把一个仇敌渡化成挚情挚意的感恩怀德之人?即使有了"李老斧头"李玉文这条可寻的线索,展若尘一时之间也来不及再去追查,沿途上,他己耽搁得大多,为了不使金申无痕悬挂,为了有以交待,更为了及时提出一个宁可信其有的警告,他都得快马加鞭,倾尽全力的朝回奔赶.

  一路上,十分平静,再也不曾发生任何变故.

  好像那些隐于暗中,处心积虑的凶神恶煞们,业已忘怀了这件事,或者,业已淡漠下来了……这里,叫"虎头沟",距离"金家楼"只有三十多里的路程.

  三十多里,策骑狂奔,至多也就是半个时辰的耗费而已,眼看着目的地就朝鼻尖上凑近啦.

  展若尘奇怪自己怎么会兴起一种罕起的"归心似箭"的感觉!他咀嚼着这种感觉,不由愕然发现,其组成不只是职责的驱使,是内疚的担负,更有一种亲挚的情感在内——好像游子回家的那等振奋及喜悦!

  回家?那真是他的"家"么?

  荒原中的一条干沟,宽约丈许,沟沿叠集着风化了的层石如土,黄黄褐褐的,灰灰黑黑的,层石的间隙里杂生着野草,沟底凸凹不平的似凝覆着上片,干涸了的泥浆,看不出任何"虎头"的征象来,然而,这里就叫"虎头沟".

  奔骑向前,干沟最宽阔的横面便切过道路,好在筑有木桥一座,人马可以从木桥上通行.

  当擂鼓也似的马蹄声敲击在桥面上,滚雷般往前卷动时,耳中听着桥下空洞的回声,展若尘鼻子里却也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

  那是一个呛鼻的味道,像烧焦了什么东西,又似点燃了硫磺一类的物质,带着点辛辣,刺激着嗅觉,虽然,气息是轻微的.

  脑海里闪过一抹灵光,而展若尘的反应便如同心念的初动——他双臂猛振,人已冲天而起,凌空倒旋,暴泻向后.

  几乎就在他脚未沾地的刹那,一声"轰"然巨响倏而传扬,整座木桥随着这声巨响,卷裹在一蓬裂焰的浓烟中崩升向天,又四散纷飞,而大地震动,热浪排涌,空气里迷漫着一股强烈的火药味,能把人窒息晕倒!

  本能的顺着这突起的震动滚跌出去,展若尘伏卧于地,良久不动,每一呼吸,全是薰心呛肺的烟硝硫火气味,那种凝胶也似的炙热浪潮,更似将他周身的毛孔也黏罩住了.

  半晌.

  他缓缓的站立起来,先检查自己的身一还好,除了满头灰土,毛发表皮略有的伤之外,就只有衣袍破裂了几处,其他尚无大碍!

  有些怔忡的望着前面那座业已消失的木桥,展若尘不禁晴呼侥幸;木桥全被炸散了,只有几节乌焦冒烟的长短木桩还凄惨的竖在那里,周围几十丈方圆,皆是散碎抛置的木板,以及块块黑红交杂,撕裂般的血肉——那是展若尘的坐骑.

  尚有袅袅的烟硝在飘漾,尚有呛鼻的火药气息在浮动,但是,就没有人影,除去展若尘以外的人影.

  然而,这显然是人为的阴谋!

  多毒多狠的一条诡计,他们真是要赶尽杀绝,令展若尘烟消云散,死无葬身之地!

  向四周搜视了几遍,展若尘却未能发现什么,好像这一切乃是自然形成的一样,好像那座木桥恰巧该在这个时候爆炸而已!

  轻拂着衣袍上的灰土,展若尘来到沟边,这里,也一如异变之前,只是沟底有了掀震后的斑驳,增加了一些散碎的木板及勉可辨认的焦黑肉块.

  那匹可怜的,饱尝辛劳奔波之苦的马儿啊……咬咬牙,展若尘掠过于沟,直往"金家楼"的方向奔去.

  如今,只有靠他自己的两条腿了.

  好在他很习惯,他这两条腿,原就跨越过荒野群峰,寒漠叠岭,这本来就是一双受得起千里跋涉的腿.

  他目不斜视的奔往"金家楼",实则他在行动之间凝神聚意,全力贯注,一路上丝毫不敢松懈,他知道,对方不会轻易放他过关的,越是将达目的的这段路途,是会越发凶险!

  飞跃着,奔掠着,他提住一口气,腾起走落,宛若一头鹰隼,一抹流光,快到只见影幻如风,瞬息里已是卷扬的老远……很快的,他已赶出了十里路.

  至少,十里路的过程中,没有再出差错.

  前面是几座土丘,零落的分布在大道两侧,土丘上生长着矮小的野松,风吹声动,隐隐然意味着险恶,似乎有着不妥!
柳残阳发表于2021.05.07 11: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