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 - 霜月刀 - 第二十章 - 皮肉刀子 - 修正无错版

标签: 霜月刀 皮肉刀子 杜全 展若尘
  杜全忽然笑道:"看兄台的模样,似乎不便启齿?"展若尘感唱的道:"确然如此."

  杜全恳切的道:"在下虽系一介寒士,无拳无勇,无财无势,但生平最敬仰的就是豪雄之流,侠义之属,兄台外貌谦和优雅,内则刚毅英武,正乃在下倾心攀结之偶像,若有见教,尚请不吝直示,凡能之所及,无不膺命——"就是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巧饰深藏的人,看他说得多动听,表情多诚挚,简直完全和方才那一刹间的影像扯不上关系,甚至挑剔不出一丝半点的暇疵来,他这时的神态,乃是何等的可亲可敬啊……破坏眼前这么一个美好融洽的影像,展若尘觉得是一种遗憾,更是一种歉疚,纵然这是虚伪的,是邪恶的,但却虚伪得何等至情至性,邪恶得何等熨贴亲切!一时间,他不禁兴起一抹怅失的感受在心头……

  杜全好像有些疑惑的道:"兄台?"

  干咳一声,展若尘苦笑道:"嗯?"

  杜全忙道:"兄台待要示下的事是?"

  注视着对方,展若尘的双眸光彩却极柔和,语调也很平静:"我要告诉你的那桩事,其实也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尚请杜兄能以专于解答."

  杜全笑了起来:"兄台言重了,但有所询,无不竭尽所知,详加奉告——"

  展若尘缓缓的道:"我要请问杜兄——你那'血刃手'的掌上功夫乃是何时学成的?"

  杜全的表情先是一惭,然后又浮现着迷惆,迷惘渗杂着讶异,他像是完全不明所以的看着展若尘,一派茫然怔仲之色……展若尘也就这样注视着杜全,友善、安详的,甚且带着点儿歉意的注视着杜全.

  两人彼此互望着,逐渐的,杜全的神态在改变了,迷茫收敛,怔忡消失,代之而起的形色业已泛现着阴骛,流露着冷酷,更浮漾着一股不可言喻的凌厉锐气——那落拓书生般的酸劲,穷秀才也似的倔态,那文绉绉的天真,暖柔柔的恳切,那和善,那挚诚,那古道热肠,顷刻之间,全幻乌有.杜全形容的转变,好似戴了一付面具,而可怖叉可悲的是,这却是同一个模字塑型的面具,眉目五官甚至肌肤毛孔完全相同,变了的只是那股气质,那股神韵,那种无形的掩饰.

  一张脸可以代表两种相反的极致,可以显露七情的泅异,也能将一个人心思的两端显现至易,老天,这就是一张人的面孔!

  唯一未变的,只是杜全的腔调,仍然是那么稳定平淡,彬彬有礼:"到底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展若尘!"

  展若尘惋叹的道:你怎么承认?我宁愿你否认."

  杜全低沉的道:"在你这样一个进退有据,实事求是的精明人物之前,否认一桩业已经有你肯定的真相,乃是愚蠢与幼稚的,你不会无的放矢或仅凭猜臆,当你揭露了某一件事,想你必有不可推翻的实证了……"

  顿了顿,他又道:"何况,你甚至点明了我的'血刃手'."

  展若尘强笑道:"我很抱歉,你可能不相信,我是真的很抱歉……"

  杜全沉声道:"我相信,但你并非为了我,而且为了我刚才所扮演的那个形象."

  展若尘道:"至少,表面上并没有变……"

  摇摇头,杜全道:"你也明白,这没有用,我心头并不像表面上这样对你友善,相反的,我一直在伺机将你格杀,不幸的是伪装的我未能妥善掩饰住实际的我……"

  展若尘道:"从我进门开始,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真欣赏你,你的扮演十分杰出,甚至到现在在你暴露了本来面目之后,我仍对你有着惋惜,觉得遗憾,如果你是个表里一致的人,正似你说的那样,该有多好?"

  杜全目光黯然了一刹,喃喃的道:"可惜我不是……"

  展若尘道:"你的真名就叫杜全么?"

  苦涩的笑笑,杜全道:"是的,我的真名就叫杜全."

  略微思索了片刻,展若尘疑惑道:"奇怪,在我的脑子里,竟找不出一个叫'杜全'的人来——看你的情形,不似个藉藉无名的小角色,更不会是初出道的新手,以你的老到经验而言,该是一位颇负声誉的杰出人物才对……"

  杜全叹息一声,道:"我已有十七年不用本名了,说我是杜全,你不会知道,但是,提起'皮肉刀子'来,大概你多少有个耳闻……"

  上下打量着杜全,展若尘有些意外的道:"'皮肉刀子'?杜全,你就是十七年前在'大峪关'和'虎头帮'老大雷泰争夺一个青楼名妓,又宰杀了雷泰的那个'皮肉刀子'?"

  杜全沉重的道:"你也知道那件事?"

  展若尘笑道:"当时我已知道,你这场风波闹得很大,黑白两路沸沸腾腾的全传遍了,不晓得的人恐怕极少;后来,听说'虎头帮'全帮聚集开堂,献血盟誓,要找着你凌迟碎剐,为他们老大报仇……"

  杜全沙哑的道:"不错,那就是我十六年前为什么隐姓埋名的原因,我不用本名,更绝口不提'皮肉刀子'四个字,我甚至尽量减少在外露面的时间——"

  展若尘道:"你就这么含糊'虎头帮'?"

  杜全低缓的道:"原因并非是在'含糊'这个字眼上;'虎头帮'当年声势颇盛,好手甚众,我不在乎单挑独斗,却犯不上被他们群攻围杀,而他们成党成伙,蜂拥来去,如若遭遇,断不会以一对一,我那时还算年轻,认为不值为此豁命.另外,争一个风尘女子而闯下这等大祸,掀起漫天风波,终究是一桩无颜之事,我不免在灰心又悔怨的情况下自束于已,江湖上一千纠葛,也就甚少涉人了……"笑笑,展若尘道:"可眼下你老兄却又抛头露面啦,而东山一起,竟是冲着我姓展的来……"

  杜全语韵悲凉的道:"这是情非得已,无可推托之事,展若尘,你也应该看得出来,我并未小觑于你,否则,我不会采取这样有欠光明的手段……"

  展若尘道:"你倒很实在,很坦率,不过,以你的功夫而言,大可不必如何'慎重',明枪对阵,我们彼此也有得热闹,鹿死谁手,只怕未可断言!"

  杜全叹喟的:"多谢高抬,但我素有自知之明,不敢托大,我知道你的身手,也曾做过衡量,再三研讨,认为着须求胜,还是施用计取较有把握……"

  吁了口气,展若尘道:"你在这里等候我很久了么?"

  杜全道:"从你自你的目的地转回开始,你的行动便一直在他们监视之下,沿途传报,我也便在此处一直相候……原先,我还希望不必轮到由我上场……"

  展若尘道:"如此说来,你和'他们'是一伙……"

  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杜全喃喃的道:"不是一伙……但也可说是一伙……"

  展若尘忽然微笑道:"我明知乃是多此一问,却仍不免要多此一问——杜全,'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杜全双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道:"你说对了,我不会告诉你."

  展若尘和悦的道:"'他们'对于控制掌握的手段十分在行,竟能把所利用的人逼得一个一个自甘效死——杜全,你是预服的毒药,做过死亡承诺,还是为财宁可舍身?"

  杜全阴晦的道:"都不是,我与'他们'另有渊源."

  "哦"了一声,展若尘道:"想来,你与'他们'之间的这段'渊源',也是不可说的了?"

  咽了口唾沫,杜全艰辛的道:"是的,也不可说……"

  轻轻搓动着双手,展若尘道:"杜全,和你共处在这样的立场与环境里,真叫憾然,如果我们不须敌对,该是一桩如何愉快的事!"

  杜全似乎颇为痛苦的道:"这是不可能的了,我对'他们'必须有所交待——无论成功或失败,都得有所交待,我无法容自己,或容你全身而退……"

  展若尘大声道:"杜全,不管你和那些人有着什么'渊源',这'渊源'竞能使你桎梏自己的意愿观念,死心塌地的为'他们'做为牺牲的工具?"

  颊肉又在抽搐,杜全暗哑的道:"你不明白……你不明白……"

  展若尘重重的道:"我是不明白,但愿我能够明白!"

  退后一步,杜全深深的呼吸着:"还有一件事我想间你,展若尘,请告诉我,你是如何察觉我的意图的?你发现了什么破绽,什么时候看出我具有'血刃手'的功夫?!"

  朝桌上的铜制脸盆一指,展若尘道:"看见了?桌上的铜盆?盆中有水,你虽站在我的背后,但你的一举一动,却俱皆反映于盆水之中,当然影像并不够清晰,但已足可辨识你形诸于外的企图!"

  呆呆的望着桌上的铜盆,杜全哺哺自责:"该死……真该死……严密策划了这么久的一件行动,竟然败坏在如此一桩小事上……那铜盆……那铜盆……"

  展若尘静静的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而一失之间,不只是人为的疏忽,更有冥冥中的天意以及因果的遁回,杜全,'为山九仞,功亏一赘'这一篑之微往往早已注定,想想吧,害人之心岂可有?"

  杜全叹息道:"这也是机运……本来第一次在你背后替你查看伤势之际,便可下手,但无巧不巧,你的双手斜撑椅沿,右手距我小腹只得一寸,我知道你是无意而为,可是我自忖若然发难,恐将不易在这近距离中幸免于你袖中之刀,因此我才等到第二次机会,第二次果然有了机会,却又被那盆水搞砸了……"

  展若尘道:"所以我才说,冥冥中自有天意,杜全,无意已现,莫非你还要亲身体验那因果的循口?"

  村全咬着牙道:"我无可选择!"

  哼了哼,展若尘道卜"又是'无可选择',你们这一拨一拨的代罪羔羊,牺牲工具,就只会咬定这同一句话!"

  杜全阴郁的道:"这是事实,我,或者他们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这既定既成的事实!"

  展若尘冷锐的道:"甚且不论是非,不分黑白的便双手奉献上自己的生命杜全的双眸中,透现着一丝悲哀的无奈,他带着那种殉道者所共有的执着与坚定的神韵道:"他们之对你这样做,是有道理的,江湖恩怨,利害在先,至于是非黑白,往往便各执一词了……"

  冷漠的一笑,展若尘道:"好个'各执一词'!"

  杜全低徐的道:"展若尘,时辰业已不早,我们彼此之间,是难以获得协调的了,你或我,总得有一个上路,我看,我们不必另挑地方,就以这里为上路的起点吧……"

  展若尘道:"你认定要如此了么?"

  杜全的神情,在幽寂里泛着凄厉,他口唇痉孪了几次,显然是在勉强着自己:"我认定要如此了."

  展若尘尖削的道:"在你们那一拨同路人的横死之后,在你们那一次次的阴谋失败之后,你仍要不自量力的往鬼门关上去闯,去充数?"

  两边的"太阳穴"在急速跳动着,杜全似乎被激起了亢烈的怒气:"展若尘,我未必非你之敌!"

  展巷尘酷寒的一笑,道:"这是你自己说的——如果你有胜我的把握,为何不敢明枪对阵,而偏采取这种有欠光明的手段?"

  杜全双目闪动着赤焰般的红光,他暴厉的道:"那是当一个人在能以选择的情形下方才使用的法子,现在,你已迫我到了无可圆转的绝地,展若尘,是好是歹,我同你拼搏到底!"

  两手向左右伸开,展若尘的姿势活像要搂抱对方:"罢了,杜全,你来吧,看看你和先前那些不幸的死人有什么不同的结果!"

  于是,杜全的双掌便宛若陡然幻映成两串飞刃,那么不可思议的在刹那间激射向展若尘的头脸部分,来势凌厉而诡异!

  那张展若尘方才坐过的竹椅,瞬息间那张竹椅便已四分五裂,散碎分扬!

  "霜月刀"便自斜边的角度,带起了十六道冷芒,暴穿向前!

  杜全身形凌空,翩飞的掌影交织而落,掌沿割开空气,发出"嗤"嗤"的刺耳响声,展若尘忽然卓立不动,刀弹刃闪,一点点的莹星,一抹抹的流虹,便如此准确又强劲的撞刺于漫天的掌影——玄色的夹袍澎涨,杜全却宛如似金蝉脱壳般以一身紧扎的紫绸箭衣侧穿而出,两掌分挥合拢,打旋的掌就像在狂风暴雨般罩落!
柳残阳发表于2021.05.07 11: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