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 - 霜月刀 - 第二十三章 - 忠奸谁属 - 修正无错版

标签: 霜月刀 金申无痕 展若尘 易永宽
  金申无痕以那种平板的音调道:"我正在听你说,展若尘."

  清了清嗓子,展若尘道:"在先前甫见楼主之际,我已略微提过——前数日楼主相召于我,面授机宜,指令行事,这一切行动都做得异常隐密,然则却又如何泄漏出去的?甚至在我刚刚离开'金家楼'的辰光,便有对方的飞骑赶来拦截恫吓?!"金申无痕双目炯亮的问:"你怀疑是谁泄的密?"

  展若尘坦率的道:"还要请教楼主这桩事都有哪些人知晓?逐一筛剔,自可将那可疑之人查出!"

  金申无痕重重的道:"知道我召你至'白石精舍'的只有四个人,我,你,以及严祥同易永宽."

  展若尘道:"楼主自不会将此事泄知于人,我更不可能,剩下要追查的,便是楼主手下这'飞龙十卫'所属——严祥与易永宽了!"

  金申无痕断然道:"他们绝不会背叛我!"

  展若尘沉稳的道:"我并没有说他们会背叛楼主,但事实的发生却是无庸置疑的,也是不可抹煞的;楼主召见我于'白石精舍'的经过,已确然泄漏出去,而知道此事的人只有楼主及我加上严、易二兄四位,楼主为立事者,既当保密便不会泄密,我乃受嘱行动者,不会拿着自己的生命及承诺做儿戏,除此之外,严祥及易永宽二位兄台是否也该表明一下他们的清白?"眼角向上抽紧了,金申无痕温怒道:"展若尘、你的指控毫无道理,你可知道,你这乃是拿着我的心腹在开刀?"

  展若尘的神态又幽寂了,他低缓的道:"楼主,我们这是在研讨一桩关系着整个'金家楼'安危存亡的问题,因此我们只可就事论事,立论见解、不宜涉及个人的情感及喜恶;我对楼主一片赤诚,满腔思义,绝无任何除了报效楼主以外的心念;'金家楼'上下待我温厚深挚,优礼有加,我对'金家楼'每一个人都有着莫名的感怀之情——只要他们仍然是尊奉楼主,信从楼主.我毫无开罪他们的动机或理由,我也非常不愿影响到楼主对他们的信赖与依重,尤其是楼主赏识的这些人,我甚至不认得他们,有的也仅是数面之缘,如果不是为了替楼主分忧解疑,不是为了巩固'金家楼'的千秋基业,我这样做又是何苦?"金申无痕的形色柔和了,柔和中却又透露着不快:"你看你,展若尘,我就这么随便说你几句,你就不高兴了?你应该明白,我嘴里嘀咕是一口事,心头却比谁都明白好歹,莫不成连叫我发泄一下内在的烦郁你都不肯多少担待?"

  展若尘道:"不敢,唯恐楼主误会我别具用心,那就真是倾黄河之水也难洗清此恶嫌了!"

  金申无痕恼道:"胡说,越扯越不像话了,不准再在这个题目上推敲纠缠,惹我生气,从现在开始,我们还有许多更重要的正经事须做决定."

  展若尘正容道:"是,楼主."

  金申无痕道:"有关严祥与易永宽的问题,待会我们再查询清楚,不过,我总认为他们不可能出卖我,这简直难以思议!"

  展若尘道:"他们不见得存心泄密,楼主,我已说过,疏忽或巧合,大意及紧张,往往都会给有心人一个臆测的依据,蛛丝马迹,亦可凭而追本溯源!"

  连连点头,金申无痕道:"很有道理,稍停我们就会问个明白!"

  喃喃的,这位"金家楼"的主宰却又在咕哝了:"这两个兔崽子……不晓得在什么地方给我出的纰漏?"

  展若尘此刻顺着方才的话题径自往下说:"楼主,我的看法除了金家族人乃是一支可靠可赖的力量外,'飞龙十卫'亦乃楼主的死党,这两股人马,在对楼主的忠贞上,当不至于有所异变……"

  金申无痕肯定的道:"不止是'不至于',展若尘,乃是绝对不会;在江湖上翻滚了这多年,守着这偌大一片基业,莫非我连几个卖命的伙计也抓不住?!"

  展若尘微微一笑,接着道:"另外,贵属'月'字级的三把头玄小香兄对楼主的忠心也无庸置疑."

  金申无痕道:"你是说'蹦猴'玄小香?"

  展若尘道:"正是他."

  忽然叹了口气,金申无痕道:"展若尘,'金家楼'兵多将广,人才辈出,莫不成在恁多好手里,你就只能点出玄小香这么块料来充忠良?其余的便全靠不住么?"

  急忙摇头,展若尘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楼主,因为玄小香与我接触较多,自然多少有些了解,观察他平时举止言谈调形态之间对楼主的崇敬爱戴之忧实乃出于五内,发自帅腑;人的真正意念所蕴,往往流露于无形之中,我体察得出他的心向着何;至于楼主其他下属,我甚少亲近,因而也就不敢妄下断论了……"

  金申无痕道:"依你看,我们老三也会有问题么?"

  展若尘想了想,道:"潘三当家照说是应该站在楼主这边的,但目前并无任何有关于三当家的态度迹象可寻,正反顺逆,实难做绝对的肯定,楼主知道,这可不是能以凭空猜测的事."

  金申无痕有些烦恼的道:"人心隔肚皮,看不见也摸不着,自从发生了这些疑端险征后,连人们以往的表现同一贯的操守也都得重新评估了,他们势须再要接受一下考验,麻烦的是,我们不能等到考验过去方始辨别忠奸,我们得想个法子在事情爆出以前就能分清楚谁是这边的,谁是那边的,否则,预为防范的安排,就要大费周章了!"

  展若尘道:"楼主,眼下只有就确实能以掌握的人手先做安排,力量或自不足,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我们不可冒险,万一各项准备计划被对方的奸细渗人探悉,情况就会大大的不妙了……"

  顿了顿,他又道:"再说,光凭楼主这两批班底,业已实力不弱,足够撑上一撑,对方纵然暗蓄叛势,私相勾结,到底有所顾忌,不敢明目张胆,谅他们也强大不到哪里去,而'金家楼'的各级弟兄,忠心向主也应该比附逆造反的比例更多才是."

  "嗯"了一声,金申无痕道:"不错,人心会变,总不能全变了!"

  展若尘道:"可惜的是我们难以抢先动手."

  金申无痕道:"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展若尘,贸然行动之下,将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那种骚乱及震荡,会搞垮了'金家楼'.不说自家窝里的人心惶悸吧,在外面,冷眼瞅着端等落井下石的朋友们更在不少……"

  展若尘道:"我明白,楼主,所以我也只有同意楼主这消极的行动方式——等待了."

  金申无痕道:"但我不会傻到只是坐在这里看风色,我将如你所说,尽量预做应变准备."

  是一副欲待告辞的模样,展若尘道:"楼主是否尚有其他吩咐?"

  金申无痕似乎示意,低声道:"你且稍坐片刻,我这就叫严祥和易永宽进来."

  微觉迟疑,展若尘道:"楼主,若是楼主待要查询那件事情,以他们与楼主的关系来说,我在场是否会有所不便?处在这等形势下,只怕彼此皆将感到窘迫……"

  金申无痕正色道:"不然,忠义所在,一心表诚,何来窘迫之有?"

  展若尘搓了搓手,道:"楼主既如此说,我便只有从命了."

  于是,金申无痕击掌三响,当第三声掌音甫落,房门已被轻轻推开,"飞龙十卫"中的严祥垂手而入,恭谨的哈着腰肃立门边.

  金申无痕头也不回的吩咐:"叫易永宽也一起进来."

  严祥应一了声,迅速退下,片刻后,已偕他的伙伴易永宽一同来到.

  眼睑半合,连金申无痕的语声也是低沉而倦缓的:"前几天的那个晚上,我叫你们去如展若尘至'白石精舍'见面,曾经严嘱你们谨慎守密,不可泄漏此事,你们两个还记得么?"

  严祥与易永宽双双躬身道:"记得."

  双目倏睁,金申无痕冷厉的道:"不幸的是,这件事却已泄漏出去了!"

  这两位"飞龙十卫"中的弟兄,闻言之下俱不禁全身震晃,面色大变;踏前半步,严祥以一种颤惧的声音道:"回禀老夫人,小的自奉谕'白石精舍'之外守卫迄至事毕,一直半步未敢擅离精舍左右,亦未曾见过任何闲杂人等,事后也绝未露一字,为何泄密,小的实不知情."

  脸色泛良的易永宽跟着也走前半步,惶恐不已的道:"小的受命前往请展爷赴者夫人之召,亦是直去直返,既未语及他人,途中也不曾与人朝面,竟尔泄露风声,小的深觉惶惑……"

  冷冷一哼,金申无痕道:"严祥没有泄漏此事,你易永宽也不曾露过风声,那么是我自己宣扬出去的罗?抑或展若尘自嫌命长有意朝刀口上撞?"

  汗水沁额的严祥呼吸都粗浊了,他挣扎着道:"老夫人明鉴,小的便是赔上性命,也不敢稍违老夫谕令……"

  易永宽干咽着唾液,喉结在上下移动:"小的对老夫忠心效死,可表鬼神,任何情况之下,亦不会违反老夫人指示……"

  金申无痕尖锐的道:"说得好听,事实却不容抹煞,你们都说没有秘密,但我约见展若尘的经过业已被奸人得悉,我们一共只有四个人知晓此事:我、展若尘,再就是你两个,我不曾向外表露,展若尘也不会宣扬,你们又都坚持一直守口如瓶,那么,到底是谁走漏的风声?莫非是对方卜算出来的?"

  躬着腰,严祥委屈的道:"这.老夫人,小的也不明白……但小的绝未泄漏片言只字……"

  易永宽也呐呐的道:"小的等追随老夫人多年,皆以命附,以身相寄,便是刀加颈,也断难灭此忠诚,乞求老夫人明察——"

  这时,展若尘轻轻的开口道:"楼主,可容我与严、易二位兄台一谈?"

  金申无痕阴沉的道:"你有话就说吧."

  低咳一声,展若尘道:"严兄、易兄,我此时向二位所提的问题,只是帮助二位回忆一下当夜的情况,从而由蛛丝马迹中寻找出可能的线索来,此外毫无他意,若有不周之处,还请二位兄台海涵——"

  严祥与易永宽二人连忙回应道:"不敢,展爷."

  展若尘柔和的道:"严兄,请你仔细想想,当晚你除了在:白石精舍,守卫之外,有没有到别的地方去过?亦或是接触过什么人?我是说在你受楼主谕令之后,迄至精舍守卫之前,以及事完后的那天晚上?"

  苦苦追忆了一会,严祥道:"展爷,那天夜里,自老夫交待此事过后,我就先陪着老夫人到'白石精舍'去等你了,老夫人进了屋,我便一直守候门外,你与老夫谈完了后,我又侍随老夫人回到'大金楼',当晚上没有和以外的伙计们见过面,只是与'大金楼'的几个庸仆浅聊了片刻,当然我不会扯到这件事上去."

  蓦地一易永宽一拍前额,急切的脱口道:"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来!"

  展若尘精神一振,忙道:"易兄,请示下."

  舐着嘴唇,易永宽迫促的道:"那天晚上,老夫人要我去请展爷至'白石精舍'相见,我刚刚出了门,就遇到小帐房的执事谢宝善,老谢和我是酒友,交情不恶,他一遇上我就硬拉着去他那里喝两杯,我说有事,他又缠着不放,非陪他来上几盅不可,我急了,才告诉他我要去见展爷——"

  金申无痕面若严霜,声调更是锐利如刃:"易永宽、你这不可重托的蠢才,你居然给我捅出这等纰漏,你可知你这一句话误了多少大事?引发多少危机?你简直糊涂透顶!"

  两侧的颊肉抽搐着,易永宽的两手紧紧扭绞,他拼命咽着唾沫,艰辛又吃力的道:"但……但是……,老夫人……我……我并没有……"

  猛一昂头,金申无痕的两眼中宛如迸溅着灼热的火花:"你还要强辩?还待推诿?你真是好一个忠义之士!"

  "卜通"一声,易永宽跪到地上,颤着声道:"小的知罪了——"

  一边,严祥壮起胆子,硬着头皮为他的伙伴缓颊:"启禀老夫人,永宽这也是无心之过,他只向谢宝善说了一声要去见展爷,既未透露为了什么事去见展爷,亦未表明受了何人差遣去见展爷,这只乃一句极普通的回答,似乎不该发生问题,再说,那谢宝善是否确有奸细嫌疑,眼下也尚不敢断言……"

  金申无痕眼睛眨动了一下,语气竟是十分柔和:"是么?严祥,是像你所说的这样么?"

  倒吸了一口凉气,严祥骤然之间哆嗦起来,他惊惧的,惶惊的道:"老夫人恕宥——"

  金申无痕平板冷漠的道:"只要稍稍具备一点头脑,一点常识的人,都不可能有你这种幼稚愚蠢的想法;严祥,'金家楼'上下谁是不知道易永宽是'飞龙十卫'之属;他与展若尘远无渊源,近无私交,寅夜前去相见,不是奉我之谕又会受谁差遣?而我既在如此辰光着人前去召请展若尘,如非要事莫不成我闲腻了找他来聊天解闷?你毫无见地、思绪不清,却照以推测人家也如你一般糊涂?谢宝善目前虽未确定有奸妄之名,却已有奸妄之嫌,在他能以洗脱罪嫌之前,你敢为他担保他的清白么?"

  严祥汗水涔涔,狼狈不堪的嗫嚅着:"小的……小的愚昧……小的……荒谬……"

  金申无痕徐缓的道:"易永宽,你自己说吧,该当何罪?"

  以额碰地,易永宽的腔调哽塞,但却悲壮:"小的誓以生命投报老夫人,不幸有此疏失,甘当自刎谢罪!"

  一挥手,金申无痕酷烈的道:"很好,我会厚葬你!"

  严祥全身一抖,双膝落地,窒迫的叫:"老夫人……"

  "霍"声站起,展若尘重重的道:"慢着!"

  匍匐地上的易永宽,一手撑地,头脸上扬,惨白的面孔交布着那种凄凉的果决与坦荡的殉道神采,可是,展若尘这一喝,却显然令他一时之间陷于困惑,无所适从了.

  金申无痕表情倏沉,生硬的道:"你想做什么,展若尘?"

  展若尘双目直视着这位女中霸主,夷然不惧的道:"只是想及时弥补楼主将要犯下的错误."

  金申无痕阴冷的道:"你以为你是谁?又以为你在什么地方,对什么人说话?"

  展若尘镇静的道:"我明白这一切,楼主,非常明白;站在我对楼主的赤诚报效立场上,如果楼主所行所为有了偏失而我仍隐讳不言,畏缩不出,则我对楼主的赤诚便乃敷衍,对楼主的敬仰只是虚伪,因此,我宁肯触怒楼主而获罪,却不愿做一个口是心非,依顺巴结的应声汉,我甘冒楼主之雷霆,亦不甘当个谄媚阿谀的奴才!"

  双目圆睁,金申无痕的两边"太阳穴"在不停"突"突"跳动,她恶狠狠的道:"展若尘,你胆子不小,竟敢如此顶撞我!"

  展著尘低沉的道:"这不是'顶撞',楼主,这是'忠谏',而忠谏自古以来就是逆耳的!"

  瞪着展若尘好一会,金申无痕方始木然道:"好吧,我倒要听听你这是什么'忠谏'?"

  展若尘语声稳定的道:"其一,易兄有此疏失的动机在于无意:有意无意之间的差别乃有千里之遥;其二,是否为了他这一句话方才走漏了消息尚在未定之数,易言之,那谢宝善的底细犹待查明;其三,就算是因为易兄这无意的疏忽而走漏了消息,就算那谢宝善果是奸逆,易兄追随楼主多年,誓以生从,誓以死报,如此忠贞义士,竟以这无心小过骤而遭至自绝之罪,对楼主来说,不仅是一种损失,更是楼主德威沦丧的开始."

  金申无痕古怪的道:"德威沦丧的开始?"

  展若尘凛然道:"不错,服人以德,屈人以威,人心不能服德,以威屈人便难长久;楼主正当用才之际,'飞龙十卫'皆乃忠义,楼主德威兼涵而杀之,岂不强似严刑峻法以屈之?"

  沉默了好半晌,金申无痕嗓门有些低哑:"展若尘,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小辈,居然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以这些老掉牙的陈腔滥调来教训我?这人间世,我翻滚了多少年?经验了多少年?什么堂皇正大的道理不清楚?什么邪魔鬼祟的事情没见过?如何做人,如何处世,我还会不明白?莫非尚要你来吩叨?"

  展若尘微微一笑,道:"楼主圣明."

  金申无痕悻悻的道:"真正放肆!"

  展若尘以眼观鼻,上身前躬:"还请楼主包涵."

  屑梢轻扬,金申无痕道:"罢了;易永宽,你起来."

  叩了个头,易永宽爬起身来,噎着声道:"楼主慈悲,小的永铭在心——"

  金申无痕冷冷的道:"不用谢我,该谢的是这位有好胆气的'屠手'展若尘!"

  转向展若尘,易永宽的眼眶中有莹莹的晶芒在闪动:"展爷,我不知该如何向展爷致谢——"

  展若尘恳切的道:"原本是我惹出来的祸端,却险些使易兄蒙受此难,我要向易兄道罪犹尚不及,又有何颜敢于接纳易兄重谢?尚请就此略过,也好令我稍觉安心——"

  易永宽一再用力吸气,仍是那种感激零涕的声音:"展爷言重了……我又怎生受得?"
柳残阳发表于2021.05.07 12:5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