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 - 霜月刀 - 第六十章 - 八字巧合 - 修正无错版

标签: 霜月刀 展若尘 施嘉嘉 金申无痕 如意轩
  浓郁的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黑暗中寂静无声,仿佛直通永恒,但是,永恒莫非真就是这绝对寂静与黑暗的代名?多么空茫可怕。
  黑暗有时在旋转,在看不见,摸不着的旋转,在那种奇异的感受里,黑暗的旋转便似操纵着时光的轮回,悠远和不尽的过去与将来重叠着,循环着,时空的延伸竟恁般混淆到毫无意义了。
  一种超然物外的轻盈感,使展若尘觉得身体宛如是透明的,是有形无质的,他有着从未曾有过的松散飘忽,毫无重量般渗于周遭,于远近--而不论何处都是那等漆黑。
  展若尘不期然的怀着恐惧,兴着傍徨,如果说就是死亡,就是另一个世界,这样的飘荡与无尽无绝的黑暗却何时止的?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呢?十殿阎君呢?传说中的鬼门关,奈何桥呢?他从未预计自己能永生极乐之境,但就算是下十八层地狱吧,总也该叫他见着点什么,承受点什么,不能者是毫无目的地迷失在这一片茫茫的黑暗中啊……。
  终于,他看见了一抹光线,一抹微弱又蒙胧的光线,他竭力向光源的所在接近,他马上发现这不是一桩容易的事,他的身子在飘荡,在游移,在没有重心地旋转,好似逆流泅泳,攀升雪崖,竟是恁般的艰辛与难以着力,他不觉得累,不觉得乏,只是很焦急,很迷惘--为什么劲道和动作的运用全不受控制了呢?光线慢慢近了,也更明亮了,蒙胧的幅度在扩大,在迫前,他又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熟悉的,人在说话的声音……他好兴奋,好惊讶,那总是他知道并且习惯的声音,不管声音的来处是人或是鬼,他总不会再孤单迷失下去,总会有一边和他是同类。
  他忽然不能自抑的冲向光线,更突破了蒙胧,刹那间,他觉得像有条千万钧重力蓦而从四面八方压了下来,压在他的身上,又压进了他肌肉骨骼,压力像在撕裂着他,刺戮着他,他又发觉找回了自己,凝成了自己,而真正的自己却沉重到令他几乎负荷不了,他感到呼吸迫促,感到每一根筋络全在抽搐,那么酸涩又麻滞的,他缓缓撑开了眼皮……本能的,下意识的,只是不自觉的撑开了眼皮。
  有光亮在晃动,并不似预期的强烈,有影像在摇摆,宛若模模糊糊的隔在一片雾翳中.他闭闭眼,再睁开,视线稍稍清晰了些,但仍然不甚真切。
  一只柔柔的,又嫩又凉滑的手抚摸在他的额头上--他直觉的认为那是一只手,女人的手.声音听来好熟,声音在惊喜兴奋中仍透着十分的娇美温婉……令人联想起这声音与抚在额头上的手都属于同一个人,同一个女人:“烧退了……退了好多,啊,他的眼睛在转动,他好像快苏醒过来了!”
  有人宣了一声佛号,呢喃着:“真是上天保佑,展爷这条命有救了,简直硬从阎王爷手上抢回来的……”
  展若尘调整着视线的焦点,瞳孔也逐渐能适应光亮的刺激,慢慢的,他看清楚了站在面前的人,施嘉嘉和玄小香。
  俯下身来,玄小香的面孔几乎贴在展若尘的眼睛上,这位“蹦猴”紧张试探着:“展爷,屉爷,你听得到我么?你觉得哪里不舒坦!展爷……”
  舌头非常僵硬,但展若尘却努力运转着,他干裂的嘴唇轻轻张合:“玄兄……”
  玄小香高兴得大叫起来:“醒过来了,展爷清醒过来了哇!”
  又一个人快步枪前,一面呵责着要玄小香放低音调,然而他自己的嗓门却更大:“老弟啊,老弟啊,你可苏转了,但愿你就此长生不死,可别再绕着鬼门关耍乐子啦……”
  展若尘看出来那是申无忌,他勾动着嘴角,声音低弱得只似在舌齿间徘徊:“前辈……这是什么地方?”
  申无忌俯了脸,脸上每一道皱褶,每一根胡须都抖动着笑意:“这是什么地方?啊哈,好叫你得知,这里乃是咱们‘金家楼’的老家呀,你养伤的所在,也就是你第一次来‘金家楼’时休息的‘如意轩’!”
  闭闭眼,展若尘沙哑的道:“我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死?”
  申无忌忙道:“你在瞎扯些什么?老弟啊,你可知道为了救你命,我们费了多大功夫,耗了多少力气?把‘金家楼’的几个大夫全集中来替你医治,用最好,最昂贵的药材内外煎敷,每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在旁边侍候,施丫头自己就衣不解带的守了你四天三夜;这还不说,我大妹子更派飞骑专程到三百多里外为你请来了两位名医,日夜分班轮值,直闹得鸡犬不宁,人仰马翻,堪堪救回你的小命,你却埋怨着自己怎么没有死?!”提到金申无痕,展若尘益加痛苦的道:“我……我对不起楼主……我认为……我死了会是一个……一个解脱……或者……对楼主亦然……”
  那么平静,又含蕴着恁般慎祥的声音忽自一旁响起,接住了展若尘的话:“不然,若尘,事情完全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样--我失去了我的独生儿子,我不能再失去你,若尘,在我心中.在情感上,你就是我的另一个儿子。”
  金申无痕不知在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她凝视着榻上面容枯萎的展若尘,眸瞳中的神色和煦,流露着赤躶裸的关爱,透着毫无保留的亲情,在那双眼里,找不着一丝怨悔的痕迹,更不见了点仇恨的痕印,目乃心之镜,从这两面镜子里,她已表达了她全部的宽恕与由衷的谅解。
  不易抑止的颤震着,展若尘目眶润湿,语声不稳:“楼主……你赐给我的太多……我却那么深刻的伤害了你……我……我不知该如何来弥补所加诸于你的创痛……我想只有这一个法子……用我的命来抵……”
  摇摇头,金申无痕和悦的道:“傻孩子,不错,我给了你一些什么,但你还报予我的要比我给你的更要深重,你早已不停的用血肉,以赤诚来还报我了;少强固然死在你的手里,可是在那种情形下,在那种姿意残害者弱妇孺,既杀又夺的情形下,你又有什么选择?况且你那时和我毫无渊源,甚至互不相识……若尘,我承认在你告诉我一切之后,我非常震撼,也非常悲痛,当时,我的感觉十分复杂,心情极度矛盾,然而经过我仔细分析,客观的剖解,我终于平静下来,我也想通了,我不怪你,因为你一向就是这么一个忠义磊落的人,如果你当时见危不援,视若无睹,少强或会生存下来,但我又如何能对你依恃器重?这只是命,也是天数……”
  展若尘鼻端酸楚,语调咽塞:“楼主……”
  金申无痕苦笑道:“说到天数,若尘,我与你的际运也何尝不可做此解释--你令我失子儿子,我不要你用命来抵,我希望你用自己来抵,你知道我的意思吗?我要你还我一个儿子来!”
  迷惘着,展若尘仍有些不太明白的道:“楼主是说……是说……?”
  一边,申无忌抚掌大笑:“展若尘,还不叫声娘?”
  金申无痕表面平静安详,内心却异常紧张,她故作从容,却难掩那期盼之情:“不必勉强,若尘,你考虑考虑,是否愿认我为义母?”
  展若尘不禁全身震动,感受深巨,他吸着气,竟泪如泉涌:“我……我愿,义……母!”
  金申无痕顿时像崩溃了,她笑着,泪水顺颊流淌,握住展若尘的手,她一遍又一遍的低呼:“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啊--””
  一刹间,有那么多人拥进了屋内,恭喜贺喜的音浪形成了一片热腾腾的喧嚷,从没见过金申无痕有这么高兴过,这么开心又毫无矜持的高兴过,她笑着,周旋着,回应着,泪合在那一片焕发的容光里--她终于能在这人间世上留下点什么了。悄悄的,另一只柔柔的手接替了金申无痕的手,这只手覆贴在展若尘的腕侧--施嘉嘉深深的,默默的看着展若尘,展若尘也回注着,他在想,四天三夜,衣不解带的守候,施嘉嘉也都是常用这样的眼神凝视着自己的么?
  大夫们的医术不错,手艺也高,展若尘折断的筋骨与胫骨都已完美的接合妥当,身上的每一处伤痕,亦皆收口结疤子,只是血气仍虚,体力尚弱,内里元神的损耗,犹须一段时间的疗养;现在,他已经可以坐在椅子上,或经人挽扶着走几步了,算一算,从受创至今,已有了近三个月的辰光,那时还是秋天,眼下,入冬一阵子喽。
  窗开着,刚下过雪,雪光映着窗前一树寒梅,有幽香迂回,他的身体尚不能沾酒,只沏了一壶好茶,自个消停的啜饮着,也权作低酌赏梅吧。
  有关“金家楼”在“黑风口”一战的残局如何,这些日子里,已由大伙陆续的告诉了他;尤奴奴她失去一足了的徒儿”孔雀屏”白倩、“铁桨横三江”聂双浪、“双绝剑”唐丹等人,在获悉“黑风口”单慎独等全军覆灭的消息后,自知无力为续,业已纷纷逃逸;“指西竿”庄昭却是条汉子,他一直等到“金家楼”的人马回抵大门,方才去明了恩怨过节,在金申无痕的大度宽容下由他离去;端良与金淑仪的独子端吾雄受伤极重,几乎不保,幸亏玄小香送治得快,如今也算逃过一劫,但身子虚脱,比他更甚。
  “皮肉刀子”杜全自黑松林败走之后,即不见踪迹,可能也是眼见大势难为,悄然隐遁了,“金家楼”的人后来从外面的传言中,听得了某些杜全甘为单慎独卖命的原因,说是单慎独早年曾经援手杜全于危难,似乎就是在杜全被“虎头帮”追杀于走头无路的那段日子里,所以杜全为了感恩囤报,便豁死替单慎独出力--展若尘曾和杜全谈起过这些过程,他互一印证,认为颇有可能,再怎么说,至少表明“皮肉刀子”这个人还是个不忘恩负义的角色。“紫英队”的首脑商弘也带着残部逃走了,走得十分狼狈,闻说他的手下折损得连一半人都不足,况且此去之后,辽北地面是不打算混啦,“金家楼”已明白传出话去,迟早会对付他们。
  “金家楼”的叛党中,一直未曾出现的“雷”字级六把头“一盏灯”曲维堂、“电”字级六把头“四指神通”苟琛,以及后经派出的“月”字级五把头“过山吼”常少荫他们,原来奉有单慎独密令,早到“浣庄”诱锢忠于“金家楼”的“雷”字级大把头“无形刀”顾雍、“月”字级大把头“八卦伞”曾秀雄、六把头“疤顶”黄寿堂、“星”字级二把头“过命斧”彭步青几个人去了;他们把顾雍等人诱到一处事先布置过的庄院中,先做试探游说,顾雍等人却不为所动,反起了疑心,曲维堂眼见不是路数,便立即进行第二步毒计--不为所用,必予歼杀。
  他们照计划匆忙召去了单慎独身边的两名近卫“幻雪”谷鳞、“骤雨”夏长光,及向敢的心腹“二郎君”李挣强合力对付顾雍等人,双方在揭明了底细后立时展开拼杀,一场血战下来,顾雍带了彩,曾秀雄受伤不轻,黄寿堂和彭步青双双战死;然而,叛党中除了一个“四指神通”苟琛拖着一条断腿不知所终外,其余的曲维堂、常少荫、谷鳞、夏长光、李挣强等人没有一个能活出去,等顾雍和曾秀雄创伤稍愈,在能以行动的时候匆匆赶回“金家楼”归队,已经是尘埃落定了。
  “金家楼”的三当家“火印星君”潘得寿后腰上挨的一刀极重,“雷”字级二把头“牌刀锥甲”骆大宏也几乎去了一层皮,好在二人底子全厚,及时疗治下,倒都痊愈无碍了。玄小香在叛党占据“金家楼”的这段日子里,一直没有离开太远;然而他地势熟,人面广,便仗着以前的若干关系隐伏行动.无一日一时不在窥探叛党的动静行进,因此终于被他看出蹊跷跟定了“紫英队”的一股人,从而在黑松林与费云他们见上了面。
  “三龙会”的“卷地龙”上官卓才终由金申无痕饶了他一命,但却不是那么轻松的放走了他,金申无痕废去了上官卓才的全身功力,好了,总算让他活下去了。
  最令“金家楼”上下悲怆的事,莫过于老爷子金步云的战死,每个人都有着无比的痛悼,怀着深沉的哀伤,虽说江湖人理当江湖死,但真要有这一天来临,承受者又是一位如此年高德重的尊长,其凛烈的豪意,到底不比椎心的怆怀更来得令人感受深刻……
  饮啜着温热中清香飘漾的茶水,展若尘不禁有着太多的感触……
  世间事,不论好坏,不论悲欢,总有了结的一天,如何了结,就真个是人算不如天算了;单慎独的阴谋筹画,挟其锐势大举行逆,弄到后来却一败涂地,烟消云散;自己险死还生,又抖明了与金少强之间的血怨,本以为再生无望,但事情的演变,竟又出乎意外的和祥美满,或者说因果吧,或者是机运,然而,到底哪些行为的始末是尽如人愿的呢?想到因果,他又联想到已经多时不见的大师兄,他的大师兄原是罚他在这三年中积功修禧,严戒杀生的,可是,他并未能遵从戒令,他不知道他的大师兄会不会宽恕他……
  在这样的环境与际遇中,若是不以暴力维持忠义,不用流血来保仁信,他不明白他的大师兄还会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他打算将来在见到师兄的时候,要好好请教请教。
  正沉思着,施嘉嘉的身影轻盈的飘进门来,俏美的面魇上更是恁般甜馨的一抹笑意,老实说,展若尘等候这样的一张脸儿,以及脸上的这抹倩笑,已经有一阵子了。
  轻依桌边,施嘉嘉徽露那洁白小巧的两排扁贝:“在想什么?”
  展若尘笑了笑,道:“我不好意思说在想你,施姑娘,但确实有点这意思。”
  施嘉嘉佯嗔道:“你呀.这几个月的伤养下来把脸皮也养厚了,看你以前一本正经,冷眉硬脸,一副凛然不可侵犯之状,谁知道你也是生了张巧嘴滑舌!”
  展若尘有些腼腆的道:“不,我只是在告诉你实话,我以为人与人之间若真的相交,就应该说真话。”
  嫣然一笑,施嘉嘉道:“才说你皮厚,可又一下子这么面嫩了,别顶真,展大爷,其实有些话,有些心思,你不说出来我也明白。”
  展若尘望着她,恳切的道:“这些日子来,施姑娘,多亏你照应--一”
  叹了口气,施嘉嘉道:“展大哥.你已向我表示过一千次了,难道我们之间再没有别的可谈啦?”
  搓搓手,展若尘笑得有点“驴”:“楼主--不,娘好么?他们都好?”
  施嘉嘉道:“好,全好得很……你何必问这些?大家都常来看你,最多的也不曾睽违过一天以上吧!”
  展若尘吸了口气,道:“经过这一次的变乱,‘金家楼’元气大丧,要整顿到恢复旧观,恐怕还大费上一番力气,听说外面的生意买卖大都维持原状,收回得很顺利,就是有些主事人需要更换……”
  施嘉嘉双日低垂,轻声道:“这些事有人作主,将来你也免不了要承当重担……展大哥,你怎么不谈谈我们?”
  展若尘不禁期期艾艾的道:“我们?我们不是很好么?施姑娘,你是说……”
  一掉头,施嘉嘉神色十分严肃:“我对你……你知道!”
  连忙点头,展若尘道:“知道,我都知道。”
  施嘉嘉逼近来道:“但是,你对我呢?”
  展若尘坐正了身子,低声道:“你不是说过,有些话,有些心思,我便不讲你也会明白?”
  施嘉嘉重重的道:“在这件事上,我可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否同我心里想的全一样!”
  开朗的笑了笑,展若尘道:“全一样,真的全一样。”
  施嘉嘉的表情好美,好甜,也好满足,她柔柔的道:“展大哥,你相信不,情感间的事只在一个‘缘’字上;不知道为什么.自我第一次遇见你,隐隐然我就有这样的感觉了,这是我以往所从来没有的一种感觉,很微妙,也很奇异,你呢,你当时是否也有相同的反应?”
  展若尘老老实实的道:“没有,因为你的身份我知道,我的身份自己更清楚,其中尤有这么一段恩怨夹缠着,我想都不敢往这上面想。”
  施嘉嘉笑道:“那么,你是什么时候才有这种感觉,才敢往这上面想的呢?”
  展若尘道:“在‘大金楼’,你送点心给我,又抢白了我一顿之后,经过申前辈指点,我才兴起了这方面的感触,朝这上面思,还是我受伤以来几个月的事。”
  眉目间流露着太多太浓的依恋,施嘉嘉真挚的道:“在情感上而言,你不是反应迟钝,却是太过保留,由此可见,你是一个稳重又诚厚的人,展大哥,虽然我们共同的契定来得稍晚,还不算太迟,我很庆幸,我终于在心神的飘浮中攀上了一座足可使我安全的磐石……”
  展若尘双眼里闪动着炯亮光彩,心里被一股热流温熨着,他不禁讶异于这几句话所产生的力量,更迷恫于自己何来这一种难解的喜悦与振奋。
  若是说这就叫男女间相悦之情,他竟迟迟体验了这么多年!
  定定神,他又忧虑的道:“但是……娘知道我们的事么?”
  施嘉嘉迅速的道:“当然知道。”
  展若尘忐忑的问:“娘,她怎么表示?”
  脸上突然飞起一抹粉霞,施嘉嘉转身过去,只低下头又急又快又羞煞人的开口道:“娘说……要你快拿八字来合……”
  拿八字来合?展若尘懂了,顿时,他胸膈间充溢着无比的温暖,甜蜜,厚实,与感恩的情怀。半生以来,他还是首次领会,幸福竟然是如此美妙又令人向往的……

  (全书完)
柳残阳发表于2021.05.13 14:27:57